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旅游

飞明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13:51:09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一年又要过去了,人们又显得格外的精神,高兴。这对于远离故乡在外打工的人们,不单是因为将过年了,还因为他们都想早点回家。马德倍去年没有回家去过年,今年却没有作任何考虑,一心一意决定要回家过年,理所当然一般,别人问他这个问题,他便激动地不由得笑着回答,这么久了,快两年了,没有回家去过,今年怎么都要回去过年。很快,他便知道了几个同样要回家过年的并和他们约好在什么时候出发。总而言之,到时大家一起走。因此,杨德倍按厂规提前一个月辞了工。他们都是印江的,住在同一个村子里。  乘坐直达车花了近一天的时间从三乡抵达印江柏香林车站,再乘专线车,在途中停车,走过一段弯弯曲曲的山路便到了家里。因为他们家的位置不同,甚至相隔甚远,所以,他们在穿过村边缘的这条省道的不同位置下的车。他们的行礼都很简单,轻便,仅肩上夸个行包,手提个手提袋,原因是现在交通很方便了,他们需要什么只消花十几分钟乘车到县城里去买回来。  下了车,杨德倍时而手提时而肩夸朝家里走去。一路走过,多多少少也遇见了几个人。他们便热情地招呼,聊上几句。快要到家门了,还隔有一段距离,便被在院子里玩的小孩子们见着。于是,他们激动了,脸上露出了惊喜的笑容,连忙跑去把好消息告诉在屋里的妈妈。  昨天,杨德倍中午乘的车。路途还算畅通,当他抵达家乡时临近正午了。  眼下,大妈正在煮早饭,往灶堂里添了些柴,同样激动的脸上不由得露出惊喜的笑容,走出屋子来,站在院子里观看,果然见到了正走在院外不远的路上儿子。回到久别的故乡,母子相聚,我们可想而知这是一幅多么高兴的场面。于是小孩们跟着母子进屋子里去。关系较近的孩子心跳异常剧烈,感到很光荣似的,终于忍不住亲切地叫哥哥,杨德倍成大人物了。德倍吃了一惊,看向他,说他长高长大了。,德倍取出糖果来招待了这些小孩子。他们散去,母子俩才认真相互端详起来,看对方瘦了还是胖了,问这问那,说个没完没了。突然,德倍忍不住大笑了,心里想到了一件事儿,将把它讲出来,可笑得久久不能合拢大大张开的嘴。  “你在笑什么?”于是,年轻妈好奇地问。  经过几次阻止,德倍才恢愎过来,可话提到嘴边,他还是不由得笑了起来。他开始讲起来。  事情是发生在村里一个名叫飞明的年轻小伙仔的身上。他个子高,结实强状的大块头,四肢很发达,但却不灵活,头很大,表情天真和善,呆滞的目光,木头人似的走路。从他的外貌,我们不难想像得出他是一个很憨厚的老实人。实际上也是。在他仅两岁的时候便失去了妈,仅读到小学二年级,原因是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老几岁的老头子,一个人养家糊口觉得困难,二是他本身认为读书没有用。他常和别人说,读书有什么用?读几年书反而还要花那么多钱。因此,飞明读二年级的时候,缀了学,开始同爸干起家活来。他虽然想念读书,但无任何怨言,听从老爸的话。  他干活很迈力,不管是多么重的活他也做。于是,他年少老成,身躯自幼便强状而结实,四肢很发达,走起路来笨手笨脚的。他的岁数比较大了,先后主动跟别人一起进过村里的砖厂、石厂。,他和别人一起去三乡打工。同事们都说他很傻,常常捉弄和占他的小便宜。一回,同事们故意笑嘻嘻喜地说:“门口有人找你。”他便不假思索信以为真,结果一个人困惑地走回来,笑嘻嘻地反问道:“哪里有什么人找我?”刚才那伙人此时都忍不住地笑起来,十分快活得意,,他还是没能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为了占他的便宜,同事们邀他出去玩,到了付款的时候却故意躲在一旁或是不与他再三谦让,还催他付款。同事们都大声地说我来付款,他也同样,可同事们都马上停止说话,让他付了款。过后,他们背着飞明把这些令人愉快的事情讲出来,回忆起当时的情形,忍不住捧腹大笑,不住地说他傻,傻得要命。  他干活认真迈力,为人又老实,得到了领导们的好评和关爱。他因此就被感动了。  “那天他们发工资,他好像领了差不多一千二,老板把钱递给他,你猜他怎么做嘛?”德倍接着用不相信的语气气愤地说,目不转晴地望着坐在灶前的年轻妈妈,表情显露出吃惊的轻视。  “他还能怎么做嘛?肯定是把钱接过来,就算是傻子都知道这么做。”年轻妈妈不假思索,立即用理所当然的语气回答说。  “他呀,真的是比傻子还傻,要傻很多!”德倍骤然愤怒起来,好像压了一肚子的气,话从嘴里迸射出来,然后感到浑身轻松,舒服多了,表示对飞明即关心又气愤但同时又无奈。  “他有这么傻呀?”年轻妈妈好吃惊的样子,一脸的捉摸不透,对此充满了相当的神秘,赶紧问:“那他到底怎么做?”  “他呀?把钱散开,从中取出六百块出来,把其余的钱递给老板,他说:‘我有六百块钱就已经足够了,把这些钱还给你’。”德倍说着,脸上显露出一幅更加恨愤而无奈的表情来,甚至是有几分狰狞,心里恨不得把那老板臭骂一顿,千刀万剐。  “你说什么?”年轻妈妈不相信的吃惊地说,仿佛见到太阳真的从西边升起来了,她一时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但很快又忍不住笑起来,“他真的有那么傻?竟傻到了那个地步!”  “起先我们也不相信。不过,他们不可能骗我们啊?”  “谁呀?”  原来飞明和两个同村一起进的厂,为了相互有个照应。  “成才、胜过和我们讲的。起初听到他们那么说,我们都不相信,以为他们是在说着玩,开玩笑的,后来才知道是真的。”德倍说。  “你是说飞明和成才胜过在同一个厂?”  “恩。”  “那他为什么要把钱还给老板?自己辛辛苦苦挣来的钱,再说自己多一点钱用不是很好吗?”  “这个谁知道!”  “是不是老板暗里威胁过他?”  “威胁他?”德倍气愤得提高了嗓门,“威胁他干什么?更何况他的个子那么高,块头又大,谁敢嘛?”  那这事还真的是稀奇古怪了,年轻妈妈说,忍不住十分快活、灿烂地笑着,怎么也猜想不出其中的原因。  “什么稀奇古怪?明摆着是他太傻了——这种蠢事都做出来了。”德倍脸上露出轻视的目光,用上层人对下层人看不起的那种口气说。  “他有没有亲口说过?”年轻妈妈还是不相信的样子,仿佛这是不可能的,再怎么傻的人也不会傻到如此地步。  “他肯定是不会亲口说出来的。不过,我听成才们讲后,也不相信就去问他,”年轻妈妈忙插话,“那他怎么说?”德倍接着说,“他笑嘻嘻地说钱太多了——一个月用不了那么多。一幅傻头傻脑的样子,真的是差点把人给气死了。“  “他怎么会那样想呢?”年轻妈妈说和儿子忍不住笑起来,没有任何掩饰,相当通畅,快活,甚至是得意,就像人们占了别人的便宜,从中受了利益时的那种高兴地大笑。  “对了,那他的那六百块钱到底有没有给那老板?”安静下来后,年轻妈妈不经意间突然想到这个问题,着急地问道。  "你说呢?肯定给了。像他这种傻子,傻得不能再傻了,简直傻到极点了,不给才怪。他把钱情愿地给别人,谁会不收?——就算是我,我同样也会收下的。”  “这倒是。”  “往后呢?”年轻妈妈神秘地问,“他有没有像这次这样做?”  “他被我们狠狠地说了一顿,”德倍忍不住笑起来,“差一点流出泪水来了。——我们教他以后别那样做了。“  “一个大男人还流泪水?”年轻妈妈听后,同样忍不住吃惊地笑起来,好像男人是不能流泪的。不然,他连女人都不如。直笑得她感到肚子痛。  “不过,他以后别再做那种蠢事就行了,”德倍叹了一口气,放下心来,仿佛是他自己受到的不公平的对待停止了,往后将平安无事。年轻妈妈同样。  附近的几个妇人已经听他们的小孩告诉他们,德倍哥回来过年的消息,陆续来看望两年没有见到过的德倍。德倍便把飞明干的这件蠢事情从头到脚重新讲一遍。当他讲到那些他们认为是愚蠢的地方时,他们便都忍不住快活地大笑起来,张开的大嘴直笑得久久不能合拢,直到肚子发痛。随后,他们议论起来,各抒已见,猜测其中的原因。他们提出各种论证,举出各种实在例子来。  坐在门口旁边,背倚在墙壁上的那位头发胡子雪白的戴眼镜的老头,在过去是先生,直到现在每逢酒宴,村里的人们总请他去做主管,记帐,写对联,看上去仍然文质彬彬,知书达理,有平常人没有的贤静、沉稳的气质。  他发表意见,“肯定是因为他没有读过书,太傻。”  有人却当即反对:“你说是因为没有读书,那为何玉米糊(外号)家的江萍又一点也不傻,她同样没有读过书。”接着又举出好几个实例来,他们都是村里的孩子,谁都是知道的。  因此,赞成的人就说,肯定还是他本身太傻了。  可坐在桌旁的杨太太,和飞明家是邻居,对飞明很了解,平时没有发现飞明有傻的地方,便感到奇怪地道:“你说他傻,我平时又看不出他有什么地方傻,和其他人并没有什么两样。”  这时,屋子里的人们才回忆起平常的飞明来,都发现他并不傻呀,才明了这点,纷纷感叹,是呀,他平时一点不傻。  于是有人怀疑是飞明受到老板的威胁才那样做的,但很快被德倍斩钉截铁地否认了。他道:“成才,胜过和他在同一个厂,他们对这件事很清楚,他们都说是飞明自己给的,我们问他,他自己说是钱太多了,一个月用不完。”  “那这个就奇怪了?”  人们纷纷感叹,忍不住哗地笑了,感到事情既稀奇神秘又捉摸不透。但他们还是继续发表自己的意见,并举出实在例子来论证。,大家都还是认为飞明本身有点傻。于是他们都忍不住好笑开怀大笑起来。  晚上,屋子里同样坐了一群人,都是来看望德倍。大家相互间问这问哪,漫无边际地闲谈。德倍便又讲出飞明做的那件蠢事来。他们又忍不住好笑,发表自己的意见,猜测飞明那样做的原因。,他们同样得出一致的结论:飞明本身有点傻。  几天过后,这件事情在村子里传开了,被每一个大人小孩知道,但凡大人小孩都得出相同的结论。   共 397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阳痿导致不孕,这些预防方法你应该看看
黑龙江好的男科专科研究院
云南治癫痫病研究院哪好

猜你喜欢

忘君泣 纸包鱼1 熏香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广州微创外科医院哪家好 惠州中医骨科医院哪家好 梅州角膜科医院哪家好 梅州针灸科医院哪家好 梅州中医肿瘤科医院哪家好 梅州功能检查科医院哪家好 汕尾中医肿瘤科医院哪家好 汕尾特色医疗科医院哪家好 河源男科医院哪家好 河源精神心理科医院哪家好 河源肿瘤综合科医院哪家好 河源口腔特诊科医院哪家好 河源口腔修复科医院哪家好 河源中医五官科医院哪家好 阳江小儿内科医院哪家好 清远口腔修复科医院哪家好 清远眼眶及肿瘤医院哪家好 清远针灸科医院哪家好 清远超声科医院哪家好 清远传染科医院哪家好 东莞生殖中心医院哪家好 东莞医学影像学医院哪家好 淄博手外科医院哪家好 淄博头颈外科医院哪家好 枣庄老年病科医院哪家好 枣庄实验中心医院哪家好 东营肿瘤内科医院哪家好 烟台地方病科医院哪家好 烟台肝胆外科医院哪家好 烟台心理咨询科医院哪家好 南通呼吸科医院哪家好 南通特色医疗科医院哪家好 淮安中医肛肠科医院哪家好 淮安精神科医院哪家好 盐城脑外科医院哪家好 盐城脊柱外科医院哪家好 扬州男科医院哪家好 镇江眼眶及肿瘤医院哪家好 宿迁地方病科医院哪家好 宿迁小儿妇科医院哪家好 宿迁中医外科医院哪家好 杭州眼眶及肿瘤医院哪家好 宁波精神心理科医院哪家好 宁波肾病内科医院哪家好 宁波综合医院哪家好 嘉兴针灸科医院哪家好 嘉兴皮肤科医院哪家好 嘉兴双相障碍科医院哪家好 甘孜生殖中心医院哪家好 甘孜口腔科医院哪家好 甘孜介入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怀化肝病科医院哪家好 怀化过敏反应科医院哪家好 怀化头颈外科医院哪家好 怀化复杂先心病医院哪家好 娄底小儿胸外科医院哪家好 娄底神经外科医院哪家好 娄底内分泌外科医院哪家好 湘西男科医院哪家好 龙岩室缺医院哪家好 龙岩肝炎医院哪家好 宁德营养科医院哪家好 宁德普通内科医院哪家好 太原小儿呼吸科医院哪家好 大同骨科医院哪家好 大同传染科医院哪家好 阳泉口腔科医院哪家好 阳泉皮肤性病医院哪家好 阳泉小儿内科医院哪家好 阳泉种植科医院哪家好 阳泉口腔预防科医院哪家好 阳泉中医儿科医院哪家好 长治眼科医院哪家好 渭南外科医院哪家好 抚州产科医院哪家好 吕梁有哪些眼外伤医院 抚州呼吸科医院哪家好 吕梁有哪些中医内科医院 抚州小儿神经内科医院哪家好 西安有哪些骨外科医院 西安有哪些肝胆外科医院 上饶内分泌外科医院哪家好 西安有哪些司法鉴定科医院 上饶心胸外科医院哪家好 上饶其他医院哪家好 铜川有哪些正畸科医院 长春医学影像学医院哪家好 铜川有哪些中医心内科医院 铜川有哪些重症监护室医院 铜川有哪些全科医院 长春小儿营养保健科医院哪家好 铜川有哪些药学部医院 长春小儿肾内科医院哪家好 宝鸡有哪些男科医院 长春小儿消化科医院哪家好 长春小儿妇科医院哪家好 宝鸡有哪些遗传咨询科医院 长春中医骨科医院哪家好 宝鸡有哪些小儿精神科医院 宝鸡有哪些小儿心内科医院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