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旅游

飞明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13:51:09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一年又要过去了,人们又显得格外的精神,高兴。这对于远离故乡在外打工的人们,不单是因为将过年了,还因为他们都想早点回家。马德倍去年没有回家去过年,今年却没有作任何考虑,一心一意决定要回家过年,理所当然一般,别人问他这个问题,他便激动地不由得笑着回答,这么久了,快两年了,没有回家去过,今年怎么都要回去过年。很快,他便知道了几个同样要回家过年的并和他们约好在什么时候出发。总而言之,到时大家一起走。因此,杨德倍按厂规提前一个月辞了工。他们都是印江的,住在同一个村子里。  乘坐直达车花了近一天的时间从三乡抵达印江柏香林车站,再乘专线车,在途中停车,走过一段弯弯曲曲的山路便到了家里。因为他们家的位置不同,甚至相隔甚远,所以,他们在穿过村边缘的这条省道的不同位置下的车。他们的行礼都很简单,轻便,仅肩上夸个行包,手提个手提袋,原因是现在交通很方便了,他们需要什么只消花十几分钟乘车到县城里去买回来。  下了车,杨德倍时而手提时而肩夸朝家里走去。一路走过,多多少少也遇见了几个人。他们便热情地招呼,聊上几句。快要到家门了,还隔有一段距离,便被在院子里玩的小孩子们见着。于是,他们激动了,脸上露出了惊喜的笑容,连忙跑去把好消息告诉在屋里的妈妈。  昨天,杨德倍中午乘的车。路途还算畅通,当他抵达家乡时临近正午了。  眼下,大妈正在煮早饭,往灶堂里添了些柴,同样激动的脸上不由得露出惊喜的笑容,走出屋子来,站在院子里观看,果然见到了正走在院外不远的路上儿子。回到久别的故乡,母子相聚,我们可想而知这是一幅多么高兴的场面。于是小孩们跟着母子进屋子里去。关系较近的孩子心跳异常剧烈,感到很光荣似的,终于忍不住亲切地叫哥哥,杨德倍成大人物了。德倍吃了一惊,看向他,说他长高长大了。,德倍取出糖果来招待了这些小孩子。他们散去,母子俩才认真相互端详起来,看对方瘦了还是胖了,问这问那,说个没完没了。突然,德倍忍不住大笑了,心里想到了一件事儿,将把它讲出来,可笑得久久不能合拢大大张开的嘴。  “你在笑什么?”于是,年轻妈好奇地问。  经过几次阻止,德倍才恢愎过来,可话提到嘴边,他还是不由得笑了起来。他开始讲起来。  事情是发生在村里一个名叫飞明的年轻小伙仔的身上。他个子高,结实强状的大块头,四肢很发达,但却不灵活,头很大,表情天真和善,呆滞的目光,木头人似的走路。从他的外貌,我们不难想像得出他是一个很憨厚的老实人。实际上也是。在他仅两岁的时候便失去了妈,仅读到小学二年级,原因是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老几岁的老头子,一个人养家糊口觉得困难,二是他本身认为读书没有用。他常和别人说,读书有什么用?读几年书反而还要花那么多钱。因此,飞明读二年级的时候,缀了学,开始同爸干起家活来。他虽然想念读书,但无任何怨言,听从老爸的话。  他干活很迈力,不管是多么重的活他也做。于是,他年少老成,身躯自幼便强状而结实,四肢很发达,走起路来笨手笨脚的。他的岁数比较大了,先后主动跟别人一起进过村里的砖厂、石厂。,他和别人一起去三乡打工。同事们都说他很傻,常常捉弄和占他的小便宜。一回,同事们故意笑嘻嘻喜地说:“门口有人找你。”他便不假思索信以为真,结果一个人困惑地走回来,笑嘻嘻地反问道:“哪里有什么人找我?”刚才那伙人此时都忍不住地笑起来,十分快活得意,,他还是没能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为了占他的便宜,同事们邀他出去玩,到了付款的时候却故意躲在一旁或是不与他再三谦让,还催他付款。同事们都大声地说我来付款,他也同样,可同事们都马上停止说话,让他付了款。过后,他们背着飞明把这些令人愉快的事情讲出来,回忆起当时的情形,忍不住捧腹大笑,不住地说他傻,傻得要命。  他干活认真迈力,为人又老实,得到了领导们的好评和关爱。他因此就被感动了。  “那天他们发工资,他好像领了差不多一千二,老板把钱递给他,你猜他怎么做嘛?”德倍接着用不相信的语气气愤地说,目不转晴地望着坐在灶前的年轻妈妈,表情显露出吃惊的轻视。  “他还能怎么做嘛?肯定是把钱接过来,就算是傻子都知道这么做。”年轻妈妈不假思索,立即用理所当然的语气回答说。  “他呀,真的是比傻子还傻,要傻很多!”德倍骤然愤怒起来,好像压了一肚子的气,话从嘴里迸射出来,然后感到浑身轻松,舒服多了,表示对飞明即关心又气愤但同时又无奈。  “他有这么傻呀?”年轻妈妈好吃惊的样子,一脸的捉摸不透,对此充满了相当的神秘,赶紧问:“那他到底怎么做?”  “他呀?把钱散开,从中取出六百块出来,把其余的钱递给老板,他说:‘我有六百块钱就已经足够了,把这些钱还给你’。”德倍说着,脸上显露出一幅更加恨愤而无奈的表情来,甚至是有几分狰狞,心里恨不得把那老板臭骂一顿,千刀万剐。  “你说什么?”年轻妈妈不相信的吃惊地说,仿佛见到太阳真的从西边升起来了,她一时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但很快又忍不住笑起来,“他真的有那么傻?竟傻到了那个地步!”  “起先我们也不相信。不过,他们不可能骗我们啊?”  “谁呀?”  原来飞明和两个同村一起进的厂,为了相互有个照应。  “成才、胜过和我们讲的。起初听到他们那么说,我们都不相信,以为他们是在说着玩,开玩笑的,后来才知道是真的。”德倍说。  “你是说飞明和成才胜过在同一个厂?”  “恩。”  “那他为什么要把钱还给老板?自己辛辛苦苦挣来的钱,再说自己多一点钱用不是很好吗?”  “这个谁知道!”  “是不是老板暗里威胁过他?”  “威胁他?”德倍气愤得提高了嗓门,“威胁他干什么?更何况他的个子那么高,块头又大,谁敢嘛?”  那这事还真的是稀奇古怪了,年轻妈妈说,忍不住十分快活、灿烂地笑着,怎么也猜想不出其中的原因。  “什么稀奇古怪?明摆着是他太傻了——这种蠢事都做出来了。”德倍脸上露出轻视的目光,用上层人对下层人看不起的那种口气说。  “他有没有亲口说过?”年轻妈妈还是不相信的样子,仿佛这是不可能的,再怎么傻的人也不会傻到如此地步。  “他肯定是不会亲口说出来的。不过,我听成才们讲后,也不相信就去问他,”年轻妈妈忙插话,“那他怎么说?”德倍接着说,“他笑嘻嘻地说钱太多了——一个月用不了那么多。一幅傻头傻脑的样子,真的是差点把人给气死了。“  “他怎么会那样想呢?”年轻妈妈说和儿子忍不住笑起来,没有任何掩饰,相当通畅,快活,甚至是得意,就像人们占了别人的便宜,从中受了利益时的那种高兴地大笑。  “对了,那他的那六百块钱到底有没有给那老板?”安静下来后,年轻妈妈不经意间突然想到这个问题,着急地问道。  "你说呢?肯定给了。像他这种傻子,傻得不能再傻了,简直傻到极点了,不给才怪。他把钱情愿地给别人,谁会不收?——就算是我,我同样也会收下的。”  “这倒是。”  “往后呢?”年轻妈妈神秘地问,“他有没有像这次这样做?”  “他被我们狠狠地说了一顿,”德倍忍不住笑起来,“差一点流出泪水来了。——我们教他以后别那样做了。“  “一个大男人还流泪水?”年轻妈妈听后,同样忍不住吃惊地笑起来,好像男人是不能流泪的。不然,他连女人都不如。直笑得她感到肚子痛。  “不过,他以后别再做那种蠢事就行了,”德倍叹了一口气,放下心来,仿佛是他自己受到的不公平的对待停止了,往后将平安无事。年轻妈妈同样。  附近的几个妇人已经听他们的小孩告诉他们,德倍哥回来过年的消息,陆续来看望两年没有见到过的德倍。德倍便把飞明干的这件蠢事情从头到脚重新讲一遍。当他讲到那些他们认为是愚蠢的地方时,他们便都忍不住快活地大笑起来,张开的大嘴直笑得久久不能合拢,直到肚子发痛。随后,他们议论起来,各抒已见,猜测其中的原因。他们提出各种论证,举出各种实在例子来。  坐在门口旁边,背倚在墙壁上的那位头发胡子雪白的戴眼镜的老头,在过去是先生,直到现在每逢酒宴,村里的人们总请他去做主管,记帐,写对联,看上去仍然文质彬彬,知书达理,有平常人没有的贤静、沉稳的气质。  他发表意见,“肯定是因为他没有读过书,太傻。”  有人却当即反对:“你说是因为没有读书,那为何玉米糊(外号)家的江萍又一点也不傻,她同样没有读过书。”接着又举出好几个实例来,他们都是村里的孩子,谁都是知道的。  因此,赞成的人就说,肯定还是他本身太傻了。  可坐在桌旁的杨太太,和飞明家是邻居,对飞明很了解,平时没有发现飞明有傻的地方,便感到奇怪地道:“你说他傻,我平时又看不出他有什么地方傻,和其他人并没有什么两样。”  这时,屋子里的人们才回忆起平常的飞明来,都发现他并不傻呀,才明了这点,纷纷感叹,是呀,他平时一点不傻。  于是有人怀疑是飞明受到老板的威胁才那样做的,但很快被德倍斩钉截铁地否认了。他道:“成才,胜过和他在同一个厂,他们对这件事很清楚,他们都说是飞明自己给的,我们问他,他自己说是钱太多了,一个月用不完。”  “那这个就奇怪了?”  人们纷纷感叹,忍不住哗地笑了,感到事情既稀奇神秘又捉摸不透。但他们还是继续发表自己的意见,并举出实在例子来论证。,大家都还是认为飞明本身有点傻。于是他们都忍不住好笑开怀大笑起来。  晚上,屋子里同样坐了一群人,都是来看望德倍。大家相互间问这问哪,漫无边际地闲谈。德倍便又讲出飞明做的那件蠢事来。他们又忍不住好笑,发表自己的意见,猜测飞明那样做的原因。,他们同样得出一致的结论:飞明本身有点傻。  几天过后,这件事情在村子里传开了,被每一个大人小孩知道,但凡大人小孩都得出相同的结论。   共 397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阳痿导致不孕,这些预防方法你应该看看
黑龙江好的男科专科研究院
云南治癫痫病研究院哪好

猜你喜欢

忘君泣 纸包鱼1 熏香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搏击 如何搭建微商城 产品介绍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