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网络

旅行的意义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06:47:44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城市里的嘈杂和繁冗。把我压地喘不过气。那些关于理想与现实的冲突,让我开始失去自我,迷惘在那个奋笔疾书的充满无奈的教室里。我决定以一场旅行,在这个青黄不接的年华里寻找自我,追索理想。我想或许只有离开这里。我才能够感受自己的真实存在。我和妈妈说我要走了。不出意料的和妈妈吵了一架,也不出意料的我赢了。我放弃了我原有的生活姿态,独自踏上了陌生的旅程。  我背起厚重的行囊。给朋友发了一个信息:我去追索我遥远的梦想了。再见!  站在拥挤的车站广场,面对着来来往往的人群,一张张漠然的脸,我有些眩晕,这样的生活姿态让我害怕,很快的逃离这里。我站在简陋的月台上等着火车,轰鸣的车鸣随风疾驰,在斑驳的车轨上我看见了远方。终于上了火车,我庆幸这些年的所有忍痛都将付之而去,现实和理想就会想车轨一样永远的平行,永远不会有相交的挣扎。  我坐在车厢内窄小的铺位上,突然收到了友人的回信:你终还是选择了逃避,但我依旧祝福你有一个漫长的旅途!一时间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只能凝视窗外转瞬即逝的风景,我想在漫长的生命中,那些来来往往的朋友,终都会象它们一样变的模糊,记得的或许仅仅是一个微笑,但是这样的纪念是足够的,这样的纪念同样是真诚的。  车厢里响起了安静的音乐,是萨克司演奏的《回家》,曲调深沉而厚重,演奏的人面容轮廓优美,如同海岸线,古铜色的肌肤,浓眉深入鬓角,眼神落寞而深邃,这是一张雕刻一般的脸。一曲之后,他笑着对我说:“谢谢你听完我的演奏,请问你是否也是坐车回家的,不然不会有这样的共鸣吧!”  “不,我是刚开始我的旅程,是因为你演奏的太好了,吸引了我的听觉。”  “噢,我是坐这趟车回家的,我知道你总会有一天会踏上这趟回家的车,因为所有的列车对与旅行者而言都是一趟回家的车。”我无话可说,这是一个有趣的人。他又笑着说:“也许你的旅程会很漫长,但是我希望不会过与漫长,因为每一次履行都会是一次跨越时空的成长。”我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但是我很喜欢和他聊天。我们聊了很多关于哲学,关于尼采的哲学,彼此都能把其中精彩的论述倒背如流。这在别人看来是一个尴尬的话题,而我们却谈论的很有默契,我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但是时间过的很快,他要下车了。我他有些依依不舍,这样的同伴如果是和我一起旅行的话,我想我的旅程会变的更加的美妙。他终于是要走的,临走前他意味深长的告诉我:“想一想那些过往岁月的真实内涵以及它们的外延。你会觉得那是一段信任的日子,那里彻底的渗透着理想和自由。我曾经也是一个旅行者。再见,朋友!”我依然是无言以对,只能淡淡的一笑,然后目送他离开,继续我的旅程。  两天后,我下了车,终于是到了这个沙漠里的城市——陌城。这座位于塔克拉玛干沙漠里的城市在地图上是很难找到的,我也是意外的在地图上看到的,仅仅是因为他有一个诗意的名字,我记住了他,并且来到了他的怀抱。  抵达的时候已经是上午了,阳光充沛,下车的时候,我已经感觉到很疲惫了。就在或车站的附近找了一家旅店。旅店脏而且乱,但是我不得不进去,他们的价格确实太诱人了。我找老板订了一间单人房间,准备好好休息一天,明天在独自靠近沙漠腹地。  第二天,我在车站找到了一辆通往塔克拉玛干沙漠的车子。我并不知道车开往哪里,但是我可以肯定,它能让我看见黄昏的沙漠。广袤的塔克拉玛干让所有的车在一个不经意间就进入了他的腹地。很快我就看了戈壁,一片无垠的荒芜,景色很单调,只有黄沙和胡杨,地平线延伸的很长,在尽头处,落日的余晖绵延万里与塔克拉玛干在天边相接壤。这样的开阔是我从未见过的,这是我想要看到的,我决定下车。司机告诉我前面有一个村子,晚上可以在那里借宿。我说了声谢谢就匆匆的下车了。看见远视的汽车在广袤的沙漠中行驰,卷起的黄沙随着风弥漫了整片天空。  在黄昏时候的沙漠中独自行走,这份安静可以让人更加清晰的感受自我的存在。一步一步艰难的在沙漠中行走,胡杨静默的倒影,车辙的痕迹,还有那一抹的彩霞,以及荒芜的戈壁滩都远视在自己的身后,让我想起了一句诗:走过之后,才发现,更遥远的天空其实在自己的身后。我在跋涉中浏览沙漠的伟岸,我想沙漠就是一首诗,无论你怀揣着怎么样的心境,你一定能读到沙漠的美,这种美给于那些曾经的忧伤和痛楚虔诚的洗礼,将它们深埋在黄沙之下,孤芳自赏。  我伫立在着漫天的黄沙之中,眼前浮动的景象令我惊叹,这是一个怎样的自然奇迹。远空的日头没落如地平线,彩霞浮动着日头的沉浮,时而勾勒成一匹红色的骏马,焚烧缰绳,在空中风驰电挚,只为一句生而自由的不朽真理;时而绘出一幅波涛汹涌的大海,红色的血液沸腾,一泻千里,拍打着太阳六月的窗……我轻轻的被它抚摸着,也随着它的脉搏一起跳动。  不知道走了多久,眼前出现的村子,有了炊烟袅袅。我长叹一声,他们如何会在这荒芜的沙漠之中安居的,沙漠是很美,但并不适合人类生存的。要在这样脆弱的生态环境下憩息,是需要承受莫大的磨难的,究竟是一个怎么样伟大的力量,让这里世世代代不熄,在这片荒凉的土地上成长,并且还能流露出微笑。  进了村子,对与我这个陌生人的打扰,他们都给我投来了友善的目光。这种目光是清澈的,干净的。在城市生活了这么久,我从没有见过这么清澈到透明的目光。我似乎是看见了人性原始的善良。我冒昧的问了一位老人,这是什么地方,哪里可以借宿。老人侧着耳朵很认真的听,口里说着我难一理解的话,一时间有些茫然。但是老人看上去比我还要紧张,连忙抓着我的手往村里走去。老人很瘦,双眸深陷,象是一片蓝色的大海,但是老人抓住我手时,我分明感受到了这是一双厚重的手,这分真诚让这双爬满老茧的手变的厚重无比。我刹时心生惭愧,我何时这样热情地对待过一个陌生人。  老人把我带到了一所小学,我又一次的惊讶了,几块残垣半壁拼凑成了两间教室,看上去只要风轻轻的一吹就会颓然倒下,里面挤满了仰头读书的孩子,个个衣裳褴褛。但是眼前的景象与朗朗的读书声相比,实在显得过于苍白,但又在这样的读书声下显得格外的伟大。我想中国的教育家看到了这样的一幕,是不是会心酸得潸然泪下呢?我和那位老人,就坐在教室后面看着孩子们认真读书,老人听着朗朗读书声,时不时的笑着对我说几句话,我微笑的点点头,即使我并不知道老人说的是什么,但从笑容上我猜想她有个亲人在里面读书,脸上充满了欣慰。  很快的就下课了,老人进了教室叫出了一个小女孩子,看上去不过十二三岁,穿着一个很不合身的衣服,一条打了很多补丁的裤子,光着脚丫子笑这着看着我。看上去是有一点脏,但丝毫掩盖不了她的美丽,一双维吾尔族人特有的眼睛,深邃但清澈,如悬月般清秀的眉毛,在这样的眉目之间象是有一片海域,一口殷红的小嘴,笑起来的时象一道完美的美学弧线,还有一对浅浅的小酒窝.眼看上去我就喜欢上了这个小女孩,这个会微笑的女孩。  小女还笑着说:“姐姐,我叫叶之,你可以叫我之儿。我奶奶告诉我你好像遇到了语言不同的麻烦了,我奶奶是地道的新疆人,听不懂普通话,有什么问题我可以帮你吗?”  我摸着她的小脸说:“之儿,我叫苏州,我想知道这里叫什么,哪里有旅馆?”之儿贴着奶奶的耳朵说了一些话,就对我说:“姐姐,这里叫红遗村,整个村上没有旅馆,奶奶说你如果愿意的话可以和我一起睡。姐姐,你来和我一起睡吧,我好想找一个人聊天。”看着之儿的眼神突然暗淡下来,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心里很心疼这个小姑娘,就说:“当然愿意啊,我从见之儿的眼就喜欢上了之儿,也很喜欢奶奶。那我就和之儿一起睡咯,生活费我会给奶奶的。”之儿笑着对奶奶讲了之后,转过脸来对我说:“奶奶说不要生活费。”看着奶奶那张苍老而淳朴的脸,我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我想要孝顺她。  我和之儿扶着奶奶走回了家,之儿一路上总是笑着看着我,我问之儿为什么,之儿说:“我有一个姐姐了,我有一伴了啊!”很真诚的一句话。在之儿的天真的脸上,我想起了我的小时候,独自一个人躲在房间里,看着别的孩子成群结队的玩耍,那份心酸令我至今还不能释怀。我想,之儿在这样一个冷暖自知的同年里,我能给之儿些许的安慰,也算是报答奶奶和之儿的盛情。  走进之儿的家里,我并不惊讶里面的简陋,连学校尚是如此的颓败,更何况是之儿的家里呢。家里除了一张床和几张毛毯之外,就没别的生活用品了。奶奶要我和之儿谁一张床,他自己就在隔壁的房间搭一张简陋的床铺,我不愿意这样做,奶奶抓住我的手,眼神执著有恳切的眼神,我看出了奶奶的心思。奶奶是了解之儿的,她更愿意让之儿开心。我只好答应了奶奶。奶奶马上流露出了微笑,我想这微笑包含了太多的情感在里面,奶奶与之儿,奶奶与我,我与之儿。这份感情虽然来的有些仓促,但是我想是细腻的。  夜晚,我和之儿坐在红遗村的村头。夜里的沙漠很冷,天空很亮,月散发着苍白的月光,我和之儿依偎在一起。之儿问我:“姐姐,你的名字真好听,是你爸爸妈妈给你取的吧?”  “是啊,我出生在苏州,就取名在苏州了。苏州是一个风景很美丽的城市。有机会就跟姐姐到苏州玩好吗?”  我本以为之儿会开心的笑,但是她却摇摇头说:“我妈妈在我出生后就去世了,爸爸被边界的武装份子抓去开采金矿了,我有很多年没见到我爸爸了。”说着眼睛里闪烁着晶莹的泪光。我心疼这个女孩,紧紧的抱着他。我想在她这样的年华里,她在失去了父母的每一个夜晚,独自承受了多少的痛苦,这是一个坚强的女孩。她告诉我,在这个贫穷的边界地区,前几年红遗村没有任何的政府武装保护,有些恐怖组织就在村里抓了男子去淘金,之儿的父亲不幸被抓去了已经有7年了。现在,红遗村已经受政府保护了,但是被抓去的人依然没有找到.我安慰之儿说:“之儿,姐姐很喜欢你,很想保护你.之儿要坚强噢.奶奶还在等着之儿长大呢。”聊着聊着,之儿就躺在我怀里睡着了。我望着天空那一轮苍白的月,不禁打了一个寒颤,我的妈妈,一切都安好吗?  我在红遗村已经生活了两个月了,白天之儿去上学,晚上我和之儿帮着奶奶做饭,洗衣。奶奶依旧靠编织毛毯换取微薄的收入。我很想帮助她们,但是我知道我是不能够给她们生活费的,因为这样会伤害到她们。仅仅两个月,我已经把她们当做亲人来看,她们对我亦是如此,所以,我只能是在集市上买很多吃的,买很多的生活用品,也好给奶奶减轻一些生活负担,这也是我可以为她们做的。每每奶奶总是说我浪费,我只能笑一笑,说下次保证不会了,这是我善意的谎言。  这样的生活过的很默契,我似乎忘记了这是一场旅行。两个月对与一场旅行而言算是漫长的,但我丝毫没有厌倦的感觉,而是在享受这份陌生土地给我带来的滋润,偶尔也会独自一个人走向沙漠,站在广袤的沙漠之中,任风沙吹打着我,即使呼吸困难,我依然愿意接受这片荒芜之地的洗礼,洗涤自己的心灵。把那些世俗的目光,那些复杂的心思,统统深埋在这片沙漠之下,然后在独自的走回家,我感到很满足。  之儿曾经告诉我,沙漠之所以寸草不生,是因为接纳了人们一切的罪恶,并把它们深埋在自己的腹中。那么这沙漠之上的荒芜比起繁华的都市而言,是不是更适合人类的生存呢?或许这就是红遗村世代在这里憩息的原因吧。  生活过的依然艰苦但舒适,我丝毫没有想离开的感觉,直到那一天。  那一天,村里的一个人跑到家里来,拉者奶奶说了很多的话,我听不懂,但是看到奶奶的眼泪时夺眶而出,干涸的眼睛突然流出了几滴浑浊的眼泪,我知道肯定发生了一件大事。奶奶急忙挽着我的手急忙地朝村头赶去。我完全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但是眼前的一幕让我震惊了,一个披着头发,双手流着鲜血,两条腿流出的血液把那条磨穿了的裤子染成了深红,被人搀扶着的人。他看见奶奶,挣脱别人的搀扶,挣扎着爬向奶奶,眼里饱含着泪水,我想他就是之儿的父亲。奶奶把他抱在怀里,整理着他杂乱的头发。他躺在奶奶的怀里大声地哭喊起来,声音震天撼地。在场的所有人都流泪了,为这份阔别已久母子重逢。不知道什么时候之儿也赶过来了,扑在他的怀里,紧紧的抱着他。他们没有说话,只是彼此拥抱着大哭,此时是不需要过多的言语的,一切的言语在此刻都显得过于的苍白,就让他们尽情的哭泣吧!忘记伤痛,忘记过往,让泪水来承受这一切的悲伤。  我们把他搀扶着回了家,奶奶细心的为他整理,之儿也忙着做饭,我独自走开了,我不忍惊扰了这和谐的一幕,这份幸福只属于他们一家人,真正的一家人。我坐在一个小沙丘上,面对这开阔的天地,只身一片缥缈之中,才发现自己一直都在漂泊,象是一个流浪的人,而不仅仅是一个旅行者,走过了很多的地方,但始终是没有找到一个能安息一生的地方。我看到了之儿一家人的幸福,心中那个家的概念重新出现在我的脑海里,我突然有一种想要回家的感觉,想看一看妈妈,想依偎在她的怀里,被他温柔的抚摸着。我终于打开了那个关了两个月的手机。   共 7570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好的专科医院治男科
昆明的治疗癫痫病研究院
治羊角疯病的医院哪有权威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电竞 手机如何注册微店 产品介绍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