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网络

旅行的意义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06:47:44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城市里的嘈杂和繁冗。把我压地喘不过气。那些关于理想与现实的冲突,让我开始失去自我,迷惘在那个奋笔疾书的充满无奈的教室里。我决定以一场旅行,在这个青黄不接的年华里寻找自我,追索理想。我想或许只有离开这里。我才能够感受自己的真实存在。我和妈妈说我要走了。不出意料的和妈妈吵了一架,也不出意料的我赢了。我放弃了我原有的生活姿态,独自踏上了陌生的旅程。  我背起厚重的行囊。给朋友发了一个信息:我去追索我遥远的梦想了。再见!  站在拥挤的车站广场,面对着来来往往的人群,一张张漠然的脸,我有些眩晕,这样的生活姿态让我害怕,很快的逃离这里。我站在简陋的月台上等着火车,轰鸣的车鸣随风疾驰,在斑驳的车轨上我看见了远方。终于上了火车,我庆幸这些年的所有忍痛都将付之而去,现实和理想就会想车轨一样永远的平行,永远不会有相交的挣扎。  我坐在车厢内窄小的铺位上,突然收到了友人的回信:你终还是选择了逃避,但我依旧祝福你有一个漫长的旅途!一时间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只能凝视窗外转瞬即逝的风景,我想在漫长的生命中,那些来来往往的朋友,终都会象它们一样变的模糊,记得的或许仅仅是一个微笑,但是这样的纪念是足够的,这样的纪念同样是真诚的。  车厢里响起了安静的音乐,是萨克司演奏的《回家》,曲调深沉而厚重,演奏的人面容轮廓优美,如同海岸线,古铜色的肌肤,浓眉深入鬓角,眼神落寞而深邃,这是一张雕刻一般的脸。一曲之后,他笑着对我说:“谢谢你听完我的演奏,请问你是否也是坐车回家的,不然不会有这样的共鸣吧!”  “不,我是刚开始我的旅程,是因为你演奏的太好了,吸引了我的听觉。”  “噢,我是坐这趟车回家的,我知道你总会有一天会踏上这趟回家的车,因为所有的列车对与旅行者而言都是一趟回家的车。”我无话可说,这是一个有趣的人。他又笑着说:“也许你的旅程会很漫长,但是我希望不会过与漫长,因为每一次履行都会是一次跨越时空的成长。”我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但是我很喜欢和他聊天。我们聊了很多关于哲学,关于尼采的哲学,彼此都能把其中精彩的论述倒背如流。这在别人看来是一个尴尬的话题,而我们却谈论的很有默契,我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但是时间过的很快,他要下车了。我他有些依依不舍,这样的同伴如果是和我一起旅行的话,我想我的旅程会变的更加的美妙。他终于是要走的,临走前他意味深长的告诉我:“想一想那些过往岁月的真实内涵以及它们的外延。你会觉得那是一段信任的日子,那里彻底的渗透着理想和自由。我曾经也是一个旅行者。再见,朋友!”我依然是无言以对,只能淡淡的一笑,然后目送他离开,继续我的旅程。  两天后,我下了车,终于是到了这个沙漠里的城市——陌城。这座位于塔克拉玛干沙漠里的城市在地图上是很难找到的,我也是意外的在地图上看到的,仅仅是因为他有一个诗意的名字,我记住了他,并且来到了他的怀抱。  抵达的时候已经是上午了,阳光充沛,下车的时候,我已经感觉到很疲惫了。就在或车站的附近找了一家旅店。旅店脏而且乱,但是我不得不进去,他们的价格确实太诱人了。我找老板订了一间单人房间,准备好好休息一天,明天在独自靠近沙漠腹地。  第二天,我在车站找到了一辆通往塔克拉玛干沙漠的车子。我并不知道车开往哪里,但是我可以肯定,它能让我看见黄昏的沙漠。广袤的塔克拉玛干让所有的车在一个不经意间就进入了他的腹地。很快我就看了戈壁,一片无垠的荒芜,景色很单调,只有黄沙和胡杨,地平线延伸的很长,在尽头处,落日的余晖绵延万里与塔克拉玛干在天边相接壤。这样的开阔是我从未见过的,这是我想要看到的,我决定下车。司机告诉我前面有一个村子,晚上可以在那里借宿。我说了声谢谢就匆匆的下车了。看见远视的汽车在广袤的沙漠中行驰,卷起的黄沙随着风弥漫了整片天空。  在黄昏时候的沙漠中独自行走,这份安静可以让人更加清晰的感受自我的存在。一步一步艰难的在沙漠中行走,胡杨静默的倒影,车辙的痕迹,还有那一抹的彩霞,以及荒芜的戈壁滩都远视在自己的身后,让我想起了一句诗:走过之后,才发现,更遥远的天空其实在自己的身后。我在跋涉中浏览沙漠的伟岸,我想沙漠就是一首诗,无论你怀揣着怎么样的心境,你一定能读到沙漠的美,这种美给于那些曾经的忧伤和痛楚虔诚的洗礼,将它们深埋在黄沙之下,孤芳自赏。  我伫立在着漫天的黄沙之中,眼前浮动的景象令我惊叹,这是一个怎样的自然奇迹。远空的日头没落如地平线,彩霞浮动着日头的沉浮,时而勾勒成一匹红色的骏马,焚烧缰绳,在空中风驰电挚,只为一句生而自由的不朽真理;时而绘出一幅波涛汹涌的大海,红色的血液沸腾,一泻千里,拍打着太阳六月的窗……我轻轻的被它抚摸着,也随着它的脉搏一起跳动。  不知道走了多久,眼前出现的村子,有了炊烟袅袅。我长叹一声,他们如何会在这荒芜的沙漠之中安居的,沙漠是很美,但并不适合人类生存的。要在这样脆弱的生态环境下憩息,是需要承受莫大的磨难的,究竟是一个怎么样伟大的力量,让这里世世代代不熄,在这片荒凉的土地上成长,并且还能流露出微笑。  进了村子,对与我这个陌生人的打扰,他们都给我投来了友善的目光。这种目光是清澈的,干净的。在城市生活了这么久,我从没有见过这么清澈到透明的目光。我似乎是看见了人性原始的善良。我冒昧的问了一位老人,这是什么地方,哪里可以借宿。老人侧着耳朵很认真的听,口里说着我难一理解的话,一时间有些茫然。但是老人看上去比我还要紧张,连忙抓着我的手往村里走去。老人很瘦,双眸深陷,象是一片蓝色的大海,但是老人抓住我手时,我分明感受到了这是一双厚重的手,这分真诚让这双爬满老茧的手变的厚重无比。我刹时心生惭愧,我何时这样热情地对待过一个陌生人。  老人把我带到了一所小学,我又一次的惊讶了,几块残垣半壁拼凑成了两间教室,看上去只要风轻轻的一吹就会颓然倒下,里面挤满了仰头读书的孩子,个个衣裳褴褛。但是眼前的景象与朗朗的读书声相比,实在显得过于苍白,但又在这样的读书声下显得格外的伟大。我想中国的教育家看到了这样的一幕,是不是会心酸得潸然泪下呢?我和那位老人,就坐在教室后面看着孩子们认真读书,老人听着朗朗读书声,时不时的笑着对我说几句话,我微笑的点点头,即使我并不知道老人说的是什么,但从笑容上我猜想她有个亲人在里面读书,脸上充满了欣慰。  很快的就下课了,老人进了教室叫出了一个小女孩子,看上去不过十二三岁,穿着一个很不合身的衣服,一条打了很多补丁的裤子,光着脚丫子笑这着看着我。看上去是有一点脏,但丝毫掩盖不了她的美丽,一双维吾尔族人特有的眼睛,深邃但清澈,如悬月般清秀的眉毛,在这样的眉目之间象是有一片海域,一口殷红的小嘴,笑起来的时象一道完美的美学弧线,还有一对浅浅的小酒窝.眼看上去我就喜欢上了这个小女孩,这个会微笑的女孩。  小女还笑着说:“姐姐,我叫叶之,你可以叫我之儿。我奶奶告诉我你好像遇到了语言不同的麻烦了,我奶奶是地道的新疆人,听不懂普通话,有什么问题我可以帮你吗?”  我摸着她的小脸说:“之儿,我叫苏州,我想知道这里叫什么,哪里有旅馆?”之儿贴着奶奶的耳朵说了一些话,就对我说:“姐姐,这里叫红遗村,整个村上没有旅馆,奶奶说你如果愿意的话可以和我一起睡。姐姐,你来和我一起睡吧,我好想找一个人聊天。”看着之儿的眼神突然暗淡下来,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心里很心疼这个小姑娘,就说:“当然愿意啊,我从见之儿的眼就喜欢上了之儿,也很喜欢奶奶。那我就和之儿一起睡咯,生活费我会给奶奶的。”之儿笑着对奶奶讲了之后,转过脸来对我说:“奶奶说不要生活费。”看着奶奶那张苍老而淳朴的脸,我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我想要孝顺她。  我和之儿扶着奶奶走回了家,之儿一路上总是笑着看着我,我问之儿为什么,之儿说:“我有一个姐姐了,我有一伴了啊!”很真诚的一句话。在之儿的天真的脸上,我想起了我的小时候,独自一个人躲在房间里,看着别的孩子成群结队的玩耍,那份心酸令我至今还不能释怀。我想,之儿在这样一个冷暖自知的同年里,我能给之儿些许的安慰,也算是报答奶奶和之儿的盛情。  走进之儿的家里,我并不惊讶里面的简陋,连学校尚是如此的颓败,更何况是之儿的家里呢。家里除了一张床和几张毛毯之外,就没别的生活用品了。奶奶要我和之儿谁一张床,他自己就在隔壁的房间搭一张简陋的床铺,我不愿意这样做,奶奶抓住我的手,眼神执著有恳切的眼神,我看出了奶奶的心思。奶奶是了解之儿的,她更愿意让之儿开心。我只好答应了奶奶。奶奶马上流露出了微笑,我想这微笑包含了太多的情感在里面,奶奶与之儿,奶奶与我,我与之儿。这份感情虽然来的有些仓促,但是我想是细腻的。  夜晚,我和之儿坐在红遗村的村头。夜里的沙漠很冷,天空很亮,月散发着苍白的月光,我和之儿依偎在一起。之儿问我:“姐姐,你的名字真好听,是你爸爸妈妈给你取的吧?”  “是啊,我出生在苏州,就取名在苏州了。苏州是一个风景很美丽的城市。有机会就跟姐姐到苏州玩好吗?”  我本以为之儿会开心的笑,但是她却摇摇头说:“我妈妈在我出生后就去世了,爸爸被边界的武装份子抓去开采金矿了,我有很多年没见到我爸爸了。”说着眼睛里闪烁着晶莹的泪光。我心疼这个女孩,紧紧的抱着他。我想在她这样的年华里,她在失去了父母的每一个夜晚,独自承受了多少的痛苦,这是一个坚强的女孩。她告诉我,在这个贫穷的边界地区,前几年红遗村没有任何的政府武装保护,有些恐怖组织就在村里抓了男子去淘金,之儿的父亲不幸被抓去了已经有7年了。现在,红遗村已经受政府保护了,但是被抓去的人依然没有找到.我安慰之儿说:“之儿,姐姐很喜欢你,很想保护你.之儿要坚强噢.奶奶还在等着之儿长大呢。”聊着聊着,之儿就躺在我怀里睡着了。我望着天空那一轮苍白的月,不禁打了一个寒颤,我的妈妈,一切都安好吗?  我在红遗村已经生活了两个月了,白天之儿去上学,晚上我和之儿帮着奶奶做饭,洗衣。奶奶依旧靠编织毛毯换取微薄的收入。我很想帮助她们,但是我知道我是不能够给她们生活费的,因为这样会伤害到她们。仅仅两个月,我已经把她们当做亲人来看,她们对我亦是如此,所以,我只能是在集市上买很多吃的,买很多的生活用品,也好给奶奶减轻一些生活负担,这也是我可以为她们做的。每每奶奶总是说我浪费,我只能笑一笑,说下次保证不会了,这是我善意的谎言。  这样的生活过的很默契,我似乎忘记了这是一场旅行。两个月对与一场旅行而言算是漫长的,但我丝毫没有厌倦的感觉,而是在享受这份陌生土地给我带来的滋润,偶尔也会独自一个人走向沙漠,站在广袤的沙漠之中,任风沙吹打着我,即使呼吸困难,我依然愿意接受这片荒芜之地的洗礼,洗涤自己的心灵。把那些世俗的目光,那些复杂的心思,统统深埋在这片沙漠之下,然后在独自的走回家,我感到很满足。  之儿曾经告诉我,沙漠之所以寸草不生,是因为接纳了人们一切的罪恶,并把它们深埋在自己的腹中。那么这沙漠之上的荒芜比起繁华的都市而言,是不是更适合人类的生存呢?或许这就是红遗村世代在这里憩息的原因吧。  生活过的依然艰苦但舒适,我丝毫没有想离开的感觉,直到那一天。  那一天,村里的一个人跑到家里来,拉者奶奶说了很多的话,我听不懂,但是看到奶奶的眼泪时夺眶而出,干涸的眼睛突然流出了几滴浑浊的眼泪,我知道肯定发生了一件大事。奶奶急忙挽着我的手急忙地朝村头赶去。我完全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但是眼前的一幕让我震惊了,一个披着头发,双手流着鲜血,两条腿流出的血液把那条磨穿了的裤子染成了深红,被人搀扶着的人。他看见奶奶,挣脱别人的搀扶,挣扎着爬向奶奶,眼里饱含着泪水,我想他就是之儿的父亲。奶奶把他抱在怀里,整理着他杂乱的头发。他躺在奶奶的怀里大声地哭喊起来,声音震天撼地。在场的所有人都流泪了,为这份阔别已久母子重逢。不知道什么时候之儿也赶过来了,扑在他的怀里,紧紧的抱着他。他们没有说话,只是彼此拥抱着大哭,此时是不需要过多的言语的,一切的言语在此刻都显得过于的苍白,就让他们尽情的哭泣吧!忘记伤痛,忘记过往,让泪水来承受这一切的悲伤。  我们把他搀扶着回了家,奶奶细心的为他整理,之儿也忙着做饭,我独自走开了,我不忍惊扰了这和谐的一幕,这份幸福只属于他们一家人,真正的一家人。我坐在一个小沙丘上,面对这开阔的天地,只身一片缥缈之中,才发现自己一直都在漂泊,象是一个流浪的人,而不仅仅是一个旅行者,走过了很多的地方,但始终是没有找到一个能安息一生的地方。我看到了之儿一家人的幸福,心中那个家的概念重新出现在我的脑海里,我突然有一种想要回家的感觉,想看一看妈妈,想依偎在她的怀里,被他温柔的抚摸着。我终于打开了那个关了两个月的手机。   共 7570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好的专科医院治男科
昆明的治疗癫痫病研究院
治羊角疯病的医院哪有权威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广州微创外科医院哪家好 惠州中医骨科医院哪家好 梅州角膜科医院哪家好 梅州针灸科医院哪家好 梅州中医肿瘤科医院哪家好 梅州功能检查科医院哪家好 汕尾中医肿瘤科医院哪家好 汕尾特色医疗科医院哪家好 河源男科医院哪家好 河源精神心理科医院哪家好 河源肿瘤综合科医院哪家好 河源口腔特诊科医院哪家好 河源口腔修复科医院哪家好 河源中医五官科医院哪家好 阳江小儿内科医院哪家好 清远口腔修复科医院哪家好 清远眼眶及肿瘤医院哪家好 清远针灸科医院哪家好 清远超声科医院哪家好 清远传染科医院哪家好 东莞生殖中心医院哪家好 东莞医学影像学医院哪家好 淄博手外科医院哪家好 淄博头颈外科医院哪家好 枣庄老年病科医院哪家好 枣庄实验中心医院哪家好 东营肿瘤内科医院哪家好 烟台地方病科医院哪家好 烟台肝胆外科医院哪家好 烟台心理咨询科医院哪家好 南通呼吸科医院哪家好 南通特色医疗科医院哪家好 淮安中医肛肠科医院哪家好 淮安精神科医院哪家好 盐城脑外科医院哪家好 盐城脊柱外科医院哪家好 扬州男科医院哪家好 镇江眼眶及肿瘤医院哪家好 宿迁地方病科医院哪家好 宿迁小儿妇科医院哪家好 宿迁中医外科医院哪家好 杭州眼眶及肿瘤医院哪家好 宁波精神心理科医院哪家好 宁波肾病内科医院哪家好 宁波综合医院哪家好 嘉兴针灸科医院哪家好 嘉兴皮肤科医院哪家好 嘉兴双相障碍科医院哪家好 甘孜生殖中心医院哪家好 甘孜口腔科医院哪家好 甘孜介入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怀化肝病科医院哪家好 怀化过敏反应科医院哪家好 怀化头颈外科医院哪家好 怀化复杂先心病医院哪家好 娄底小儿胸外科医院哪家好 娄底神经外科医院哪家好 娄底内分泌外科医院哪家好 湘西男科医院哪家好 龙岩室缺医院哪家好 龙岩肝炎医院哪家好 宁德营养科医院哪家好 宁德普通内科医院哪家好 太原小儿呼吸科医院哪家好 大同骨科医院哪家好 大同传染科医院哪家好 阳泉口腔科医院哪家好 阳泉皮肤性病医院哪家好 阳泉小儿内科医院哪家好 阳泉种植科医院哪家好 阳泉口腔预防科医院哪家好 阳泉中医儿科医院哪家好 长治眼科医院哪家好 渭南外科医院哪家好 抚州产科医院哪家好 吕梁有哪些眼外伤医院 抚州呼吸科医院哪家好 吕梁有哪些中医内科医院 抚州小儿神经内科医院哪家好 西安有哪些骨外科医院 西安有哪些肝胆外科医院 上饶内分泌外科医院哪家好 西安有哪些司法鉴定科医院 上饶心胸外科医院哪家好 上饶其他医院哪家好 铜川有哪些正畸科医院 长春医学影像学医院哪家好 铜川有哪些中医心内科医院 铜川有哪些重症监护室医院 铜川有哪些全科医院 长春小儿营养保健科医院哪家好 铜川有哪些药学部医院 长春小儿肾内科医院哪家好 宝鸡有哪些男科医院 长春小儿消化科医院哪家好 长春小儿妇科医院哪家好 宝鸡有哪些遗传咨询科医院 长春中医骨科医院哪家好 宝鸡有哪些小儿精神科医院 宝鸡有哪些小儿心内科医院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