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历史

木马情殇感业寺小说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02:02:19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五月二十六日,皇上要亲往感业寺,参加由明净法师举办的庄严法事,为先帝在天之灵祈福,为享国长久祝祷。  端午节后,鸿胪寺崇玄署的崇玄令来到感业寺时,尼姑们刚刚做完早课,捧着经书纷纷准备散去。他官服博带的身影,首先引起武媚的关注,她猜想朝廷一定有重要的官员要来寺院,会是谁呢?是褚遂良,还是长孙无忌?如果是他们,那与自己又有什么干系呢?她不会忘记,在宫中时,这两个老儿是对自己的行为挑剔,那个长孙无忌,甚至几次当着太宗皇上的面,责备她年纪轻轻,举止张扬。难保他们不会又进谗言,抹去她在当今皇上心中的美好印象。  他们当然也不会想到要看看一个让她们厌恶的女人。  武媚想到这里,转身向藏经楼走去,近几个月,她已经抄完了《华严经》,准备借了《解深密经》来读。  藏经楼在寺院的后面一丛松柏林旁边,武媚缓缓地沿着种满兰草的砖铺小径朝前走,正是兰花开放的时节,淡淡的清香沁人心脾,驱散了她方才看到朝廷官员时荡起的缕缕忧伤。武媚伏下身子,小心翼翼地摘下一朵兰花,放在鼻翼间,贪婪地嗅闻,久久地不愿意离开。  她的举止很快引起了在不远处为花草剪枝的明远尼姑的批评:  “明空!你干什么呢?出家人诫就是不杀生,你怎好把好好的花摘下来呢?”  武媚皱着眉头瞪了一眼明远,心中埋怨道“多事”,却不多理论,继续朝前走去,过了前面的拐弯,一座两层楼房,碧玉色的琉璃瓦与粉白的墙壁在日光下灼灼耀目。登上二楼,褐红的门半掩着,在这里值守的明霁尼姑远远地看见武媚,急忙出来迎接说:  “明空到了,快快请进。”  武媚进门,深深地呼吸那诱人的檀香味说:“多谢师姐。”  明霁从武媚手中接过《华严经》,放回经柜,两人就在蒲团上打坐说话,明霁问,看完了?武媚点点头说,完了,随手从素衣的袖中拿出一卷手抄的经文说,烦劳师姐看看,可否有疏漏错谬之处。明霁接过抄卷,慢慢地展开,立时就被武媚那一手小楷惊呆了,一笔一划,一丝不苟,显然是用了心的。  明霁抬起头,痴痴地看了武媚好一阵子,才从胸臆间吐出由衷的惊叹来:  “明空!你好用心啊!我佛有灵,当赐福于你。”  武媚叹一口气,不再说话,只是默默地喝茶。这个寺院里,有谁能理解武媚的苦衷呢?一年来,她是在思念和期盼中度过一个个遥夜的,她人在空门,心却在红尘中徘徊,她忘不了与李治在一起的那些销魂酥骨的日子。去年六月初一,皇上在太极殿举行登基大典的消息传到寺内,她伤心地哭了;年底,又传来皇上立了王皇妃为后的讯闻,她彻夜不眠,辗转反侧,诅咒上苍无眼,怎地让那么平庸的女人做了皇后呢?  她觉得这日子过得太慢,似乎永远没有个尽头。白天忙忙碌碌,还好说,夜晚是难熬。所有的伤心似乎都涌向子夜。开始是守着窗外的星星打发时光,可越数就越不能入眠,后来,干脆就不睡了,拿了《华严经》来抄。她有这个自信,她的字是经过太宗皇帝亲手指点的,晋人风骨昭然。她又是个有心人,看了褚遂良、虞世南等人的字,就细细揣摩,心领神会,很快地入境了。果然,一俟抄起经书,心倒安静了许多,而且对经文的含义也益发地熟稔了。  明霁比武媚大了几岁,对于她的来龙去脉也多少了解一些,给茶盏里续了茶,明霁说,明空人聪慧,抄一遍经就会有不少心得出来吧?  武媚呷一口香茗说:“也是一知半解吧。”  明霁说,贫尼浅薄,不过在贫尼看来,抄经也算“行者之功”,我佛所谓“一切万法,唯识无境,以一切外境皆是诸识所变现的‘相分’,故诸尘境界、山河大地、有情无情,皆是此识所变现者,并无实体。能如此,则了达自心,不迷于境。如此修为,则必渐次断除烦恼,心得解脱而不为境转。”  “还是师姐解得深。”武媚说:“佛经说,人生世间,有六烦恼,即所谓‘贪、嗔、痴、慢、疑、恶见’,明空反复体味,六恼,其实也就是两恼,一者“欲”也,一者情也,去‘欲’则行善,去“情”则心宁。行善而心宁,断无烦恼缠身。”  明霁点了点头说:“明空果然冰雪聪明,心有灵犀,我佛慈悲,度你步入慈航慧海,必成大器。”  武媚掩口笑了笑说:“道理是这个道理,可真的要做到‘断惑证真,达于无为之境’,又谈何容易。”武媚这边说着,却见明霁的眼睛渐渐湿润,以至泪珠儿涌出了眼眶,武媚不免疑惑:“师姐这是怎么了?”  明霁含泪讪讪地笑了,说还是明空说得对,断绝尘缘,殊非得已啊!说罢,背过身去擦泪。武媚于是感到,明霁心中一定藏了许多的惆怅。她起身向明霁的茶盏中续了水,又去掩了半开的门,才回到座位上。这时候,明霁的情感也转换了过来,说让你见笑了。  武媚忙说,都是明空不好,惹得师姐流泪。  明霁摆了摆手说:“不干你事,是贫尼触题而想起了早年的一些事情。”  武媚的身子朝前挪了挪说,师姐若是不见怪明空,不妨讲来我听,也许这样心里好受些。明霁就觉得这明空不同于寺内的其她尼姑,她善解人意,可以抛开刻板的教义与人谈论内心的真实。  明霁望了望窗外正开得很盛的石榴花说:“人啊!但凡在尘世有一线生机,又何须空门孤灯相守呢?”  武媚并不打断明霁的话,只一双忧郁的眼睛专注地看着明霁,听她慢慢看地开启尘封已久的记忆,追怀那段凄婉的故事。    明霁的家在并州,她的童年是在父亲祁县县令任上度过的。十六岁时,她已出落得亭亭玉立,明目皓齿。她自幼喜读诗书,父亲教她读儒家经典,是为了让她早日知书达理,将来嫁一个官宦人家。谁知她却被《诗经》中那些男女相恋的故事搅乱了一颗春心。有时候,人在后花园秋千上荡悠,心却想着墙外有没有一位俊朗公子走过;有时候,人在绣楼里作着女红,忽然地就吃吃地笑,问将来哪个有情男儿会穿上自己的针线呢?  那年清明节,她唤了丫鬟和家院去踏青。柳枝儿柔柔,草色儿轻轻,跟随着紫燕的翩跹漫步香尘弥漫的阡陌,她被撩拨的心花怒放。她只专心地追捕飞过墙篱的蝴蝶,却不料一个打闪,手中的丝绢随风飘到迎面走来的公子肩头。两双春眼对望的那一刻,明霁呆了,天哪!世间竟有如此的美男子。那玉树临风的模样,不正是梦里千百回看见的么?  那男子手里捧着丝绢,目光却穿过前面的柳枝,直直地看着面前的姑娘,被她的美貌所倾倒,及至发现自己失态时,耳根子不免有些发热。  “是姑娘的丝绢吧?小生原物奉还。这一对燕子是姑娘绣的么?栩栩如生,好女红。”  “多谢公子!”她觉得自己的心跳有些慌乱,像揣了一只兔子,正不知如何回答,却听见耳边传来公子的话:“小姐的燕子绣的活灵活现,若是有诗相配,岂不更美。”见她没有拒绝的意思,公子吩咐书童拿过笔砚,顷刻间,那水畔就流出一首男人的心语:  花上蝶对舞,  绢中燕双飞。  缕缕知君意,  相偕不须归  明霁就这样把一个男人装进了自己的心。后来,她打听到公子就住在祁县县城的另外一条街上,就常常差了丫鬟暗中向公子索诗,绣在自己的小物件上,又让丫鬟送了回去。接着就是盈满蜜意的等待,那等待,让她心焦,也让她幸福。  这样的爱来情往持续了大约两年时间,终于被公子身为将军的父亲发现,不久,明霁的父亲竟然在一个漆黑的雨夜不明不白地死在了县衙的院内,衙役们匆匆赶到府上说,看见父亲的时候,尸体已经被雨水浸泡得面目全非。  明霁的心被撕扯成碎片。如果不是清明节的邂逅,如何会横祸上门呢?如果没有那些要命的诗,也就不会有这样一场家破人亡的悲剧,这些,都不能动摇她对公子的爱。他相信,尽管他的父亲贵为将军,只要他坚不屈从,她就有希望。  摧垮明霁的是几天以后,公子遵从父命,将她绣有他诗句的那些丝绢退还给了她。并且附了一手冰冷的诗:  炭冰岂相容,  蒿芷难共生。  自兹断袍去,  今世不再逢。  明霁的心死了,绝望了,她孤身一人在天地间茫然独行,何处是家园,何地是归宿。有一天,她梳洗打扮得衣履整齐,从容的投进了县城外面的滔滔远去的河水。却不想被从这里路过的明静救起,带进了寺院。  明霁因为过于感伤而肩膀剧烈地颤抖,她不得不背过身去平息自己的心境,过了好一会儿,转过身来时,已是破涕为笑了:“明霁只是想起了往事,惭愧,惭愧!”  明霁接着说:“自那以后,明霁就不相信世上有真男子了。”她从身后的经书架上拿过一卷经文读了一段后说,明霁现今是心如止水,水波不兴。只求禅中有静,静中有禅,早日找到出世谛。  这故事听得武媚泪光盈盈,悲伤着别人的悲伤,而满脑子却都是李治的影子。贵为皇上的李治都不能理直气壮地与自己相爱,遑论一个将军的儿子。世间的男人都是这样的薄情么?  看看时候不早,武媚捧了《解深密经》,起身离去,下到楼下,踏上归途时,回看凭栏而立的明霁,一种顾影自怜的心境油然而生。  武媚一回到寝堂,明月就迫不及待地跑来说:“明空!知道么?皇上要到寺内做法事呢?”  武媚心里打了一个机灵:“何人告你的?”  “老主持啊!她要寺内上下,洒扫庭除,迎接皇上呢!”明月说,为了皇上的安全,朝廷的羽林军在寺周围布满了岗哨,听说皇上到的那天,寺内还要戒严呢。  然而,武媚的目光却是黯淡了:“皇上来不来,干我们这些尼姑何事,我们还不得每日坐课诵经。”  明月就有些不解,说明空你这是怎么了?那些从宫里来的女人们,听说皇上来了,一个个喜形于色,你倒好,冰凉冰凉的。  她没有答话,径自回到自己的榻前想心事,她觉得,明月与明霁简直可以说一个是水晶般的晶莹剔透,一个却是石头般的缺乏慧根。她整天乐呵呵,没心没肺的,可爱倒是可爱了,偏偏话说不到一块儿。她真的把这佛门当了今生的归宿了么?他有没有被人爱过的参验呢?  明月也觉得与一个和自己没有话说的冰冷的女尼在一起很无聊,听到堂外有人喊她,匆匆忙忙地出去了。现在,只剩下武媚一人,她那锁不住的情感激流一样的翻腾起来,浑身也跟着燥热,不一刻就汗湿了酥胸。她终于明白,世界上有些事情,看似淡远了,然而,只要有一个偶然的契机,它就会很快复苏复活,重新长成葳蕤的春草。她忘不了李治,她在心里祈愿皇上是为着寻找她而来的。  她打开靠墙的箱柜,拿出许久不穿的嫔妃服饰,才人在宫中属于正四品,服饰是太宗皇帝赐予的紫色服饰,配上绛色或者黛色的腰带、披肩和长流苏。头饰是专为四品才人打造的,以祥云环绕的五尾凤簪。  多少次,当她风情万种地出现在太子殿下面前的时候,他的目光迷离,如醉如痴。可如今,人还是这个人,情势却是今非昔比。脱尘素体,铅华不再,这些衣裳自是沉于箱底了;一头乌发早已剃度,凤簪没了傍依,又如何能够展翅飞翔呢?她不敢想象,当年的太子,如今的皇上见了她这副模样,会作何感想,万般思绪,都化作了口占的诗句:  看朱成碧思纷纷,  憔悴支离为忆君。  不信比来长下泪,  开箱验取石榴裙。  武媚看着看着,就又潸然泪下,正欲取笔墨记下这字字含血的吟咏.,却听见衣柜里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低头去看,却是一只硕鼠不知何时钻进了衣柜,将太子当年赠送给她的斗篷咬噬了几个破洞。她顿时娥眉凝结,怒火填膺,一把抓住老鼠,狠狠摔在地上,用脚连连踩了好一会儿,直到那鼠口中流血,七绝身亡,才舒了一口气,口中骂道:  你可知道,你咬噬了何人的衣物么?你可知道,逆我者必死的下场么?  明月从外面进来,看见武媚极度扭曲的的脸,整个人就木然了,及至看到地上老鼠的尸体,更是感到十分吃惊:“明空!你这是为何?”  武媚从牙缝里挤出冰冷的笑:“与我为敌者,必如仓鼠,死无葬身之地。”  明月便不敢再接话茬,一边俯身清扫仓鼠尸体,一边说:“明静主持传你问话呢!”  武媚回身看了看明月,出了门,  她没有想到,明静法师会带给她一个命运转机的消息。   共 449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浅谈早泄的因素
黑龙江治疗男科哪好
云南治疗癫痫的研究院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广州微创外科医院哪家好 惠州中医骨科医院哪家好 梅州角膜科医院哪家好 梅州针灸科医院哪家好 梅州中医肿瘤科医院哪家好 梅州功能检查科医院哪家好 汕尾中医肿瘤科医院哪家好 汕尾特色医疗科医院哪家好 河源男科医院哪家好 河源精神心理科医院哪家好 河源肿瘤综合科医院哪家好 河源口腔特诊科医院哪家好 河源口腔修复科医院哪家好 河源中医五官科医院哪家好 阳江小儿内科医院哪家好 清远口腔修复科医院哪家好 清远眼眶及肿瘤医院哪家好 清远针灸科医院哪家好 清远超声科医院哪家好 清远传染科医院哪家好 东莞生殖中心医院哪家好 东莞医学影像学医院哪家好 淄博手外科医院哪家好 淄博头颈外科医院哪家好 枣庄老年病科医院哪家好 枣庄实验中心医院哪家好 东营肿瘤内科医院哪家好 烟台地方病科医院哪家好 烟台肝胆外科医院哪家好 烟台心理咨询科医院哪家好 南通呼吸科医院哪家好 南通特色医疗科医院哪家好 淮安中医肛肠科医院哪家好 淮安精神科医院哪家好 盐城脑外科医院哪家好 盐城脊柱外科医院哪家好 扬州男科医院哪家好 镇江眼眶及肿瘤医院哪家好 宿迁地方病科医院哪家好 宿迁小儿妇科医院哪家好 宿迁中医外科医院哪家好 杭州眼眶及肿瘤医院哪家好 宁波精神心理科医院哪家好 宁波肾病内科医院哪家好 宁波综合医院哪家好 嘉兴针灸科医院哪家好 嘉兴皮肤科医院哪家好 嘉兴双相障碍科医院哪家好 甘孜生殖中心医院哪家好 甘孜口腔科医院哪家好 甘孜介入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怀化肝病科医院哪家好 怀化过敏反应科医院哪家好 怀化头颈外科医院哪家好 怀化复杂先心病医院哪家好 娄底小儿胸外科医院哪家好 娄底神经外科医院哪家好 娄底内分泌外科医院哪家好 湘西男科医院哪家好 龙岩室缺医院哪家好 龙岩肝炎医院哪家好 宁德营养科医院哪家好 宁德普通内科医院哪家好 太原小儿呼吸科医院哪家好 大同骨科医院哪家好 大同传染科医院哪家好 阳泉口腔科医院哪家好 阳泉皮肤性病医院哪家好 阳泉小儿内科医院哪家好 阳泉种植科医院哪家好 阳泉口腔预防科医院哪家好 阳泉中医儿科医院哪家好 长治眼科医院哪家好 渭南外科医院哪家好 抚州产科医院哪家好 吕梁有哪些眼外伤医院 抚州呼吸科医院哪家好 吕梁有哪些中医内科医院 抚州小儿神经内科医院哪家好 西安有哪些骨外科医院 西安有哪些肝胆外科医院 上饶内分泌外科医院哪家好 西安有哪些司法鉴定科医院 上饶心胸外科医院哪家好 上饶其他医院哪家好 铜川有哪些正畸科医院 长春医学影像学医院哪家好 铜川有哪些中医心内科医院 铜川有哪些重症监护室医院 铜川有哪些全科医院 长春小儿营养保健科医院哪家好 铜川有哪些药学部医院 长春小儿肾内科医院哪家好 宝鸡有哪些男科医院 长春小儿消化科医院哪家好 长春小儿妇科医院哪家好 宝鸡有哪些遗传咨询科医院 长春中医骨科医院哪家好 宝鸡有哪些小儿精神科医院 宝鸡有哪些小儿心内科医院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